<del id="hvo1q"><b id="hvo1q"><pre id="hvo1q"></pre></b></del>
    1. <p id="hvo1q"></p>

        <track id="hvo1q"><ruby id="hvo1q"><menu id="hvo1q"></menu></ruby></track><p id="hvo1q"></p>
        1. <tr id="hvo1q"><label id="hvo1q"></label></tr>
          1. <table id="hvo1q"><noscript id="hvo1q"></noscript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您好,歡迎進入遼源市中醫院

              潔白的荷花----天使的心

               您喜歡潔白的荷花嗎?

                荷花,被賦予了仙子般的靈性,濁世中不隨波逐流,默默地奉獻著自己的圣潔,無私地釋放著自己的芬芳。我想說的是:潔白的荷花——天使的心!

                 我們的職業被人們尊稱為“白衣天使”,還在我剛剛受到醫學的啟蒙教育時,我的老師曾說,你選擇了這一行,就選擇了奉獻。假如我當時還不太明白這“奉獻”二字的深刻含義的話,那么,從我第一次進病房起,白色的燕尾帽一戴,白大褂一穿,我才明白這天使稱號的背后有多少人在無私的奉獻;從我的親身經歷中,我才真切地感到我們的工作中是多么的苦和累!打針、發藥、鋪床、輸液,在苦中感受著呵護生命的快樂;交班、接班、白天、黑夜,在累中把握著生命輪回的航舵。在醫院特有的氣味中,我們走過了清純的少女年代;從血染的傷口邊,我們走過了炙熱的青春年華;在白色蒙蒙的氛圍中,我們用一顆真誠的心來丈量無數個夜晚的漫長;在親人的期待和焦怨聲中,我們把自己奉獻給了一個個身患疾苦的病人……!

                 歲歲年年多少事,迎來送往何其多。有人算過,一個晚上,上班的護士全部走下來的路就有四五十里之多,那么,一年、十年、二十年中呢?中國有舉世聞名的絲綢之路,長征之路,登極之路,我們腳下的路能與之媲美嗎?我想回答是肯定的。因為這條路同樣用熱愛、執著、奉獻和犧牲刻寫著里程和路標!

                曾有一件這樣真實的事情:有一個膽道結石的病人,他是一位書法愛好者,手術后咳嗽而導致傷口疼痛得厲害,做了超聲霧化效果不佳。這樣的病人單純依靠醫療手段是不夠的。于是我將病人扶起來,輕輕給他拍背,然后又用雙手捂在傷口兩邊并向中間托起,以減輕腹壓,同時鼓勵病人咳出了膿痰。幾個回合下來,病人咳嗽就明顯好轉了,取得了較好的療效。病人出院后給我送來了一幅他親自作的書法作品。在裝裱得非常精美的軸面上這樣寫道:“人間清品如荷極”。他把我們醫護人員比作潔白的荷花,他說:“你們穿著潔白的衣服,戴著潔白的帽子,真象一朵朵潔白的荷花,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潔,和那濯清漣而不妖的清純。與人但求有益,與地不爭肥田,即便是生于淤泥沼澤,也固守著碧玉般的純凈,釋放著自己的芬芳。”這幅作品被我慎重地掛在家里顯眼的位置,那天夜里,我作了一個美夢:夢見自已真的變成了潔白的荷花仙子,在默默地向人們釋放著生命的芬芳!

                 踏著夏日的腳步,白色的荷花靜靜地又開了。我的心情格外激動,愿自己而在平淡的日子里,有如荷的心,處風不驚,默默奉獻。用一顆如荷的心,繼續與圣潔同在,與生命永恒!親愛的朋友,如果您看到有一朵潔白的荷花,在一瓣瓣地,默默無聞地盛開,那就是我,是我們,是我們白衣天使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? 综合欧美五月丁香五月,日韩精品无码中文字幕电影,国产精品自在在线影院,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1一3续
              <del id="hvo1q"><b id="hvo1q"><pre id="hvo1q"></pre></b></del>
                1. <p id="hvo1q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vo1q"><ruby id="hvo1q"><menu id="hvo1q"></menu></ruby></track><p id="hvo1q"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r id="hvo1q"><label id="hvo1q"></label></t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hvo1q"><noscript id="hvo1q"></noscript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